庸鳴

在读书

【弱虫】【t2】Sanctuary朝圣



*手青手无差,我流t2,我流ooc
*私设有,但无ih2总北优胜前提
*因为漫画还没出到所以很多写的模棱两可
*时间线ih2第三天,如果可以的话,请!


一.
        医务室的天花板白得不自然,但是他能够听到山顶传来的欢呼声,那是“奇迹的一胜”。
那不是什么奇迹,这是上天亏欠那个了不起的爬坡手的“既定的一胜”。他感觉自己能够跳起来,思考之后的事情。前些时候受伤的地方没有一开始显得那么疼痛,甚至有些麻痒,不能完整跑完赛事的遗憾好像也消失不见了。
        他其实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木讷,他脑内的旋风和他口中吐露出来的话是成反比的。他能够辨别出那位黑发搭档健谈的背后有哪些话是真的,又有哪些话只是在逞强;他知道那个了不起的人担负起队长职责之后又对败北的场景描摹了多少遍,直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却又在开口时指向明确的胜利,勾画出那幅连霸的图景。他不是畏惧败北的人,却为那个对败北场景熟悉到随时能够笑着陈述出来的人而敬佩。不,或许不只是敬佩。


       他从小不爱说话,只能穿校服的年纪也不怎么会拾掇自己,个子不高,除去海蓝色的眼睛和亚麻色的头发甚至没有什么值得让人记住的地方,但是命运或者是人事让他们相遇了。“并不是没有才能的孩子。”只是才能平庸而已。公路车原本就是一项看重天赋论的运动,那时的他们还没有认识当时还沉浸在love🌟hime中的男孩和被风爱着的孩子,但是已经确确实实意识到天分的鸿沟。“team2人就是因为这诞生的。”他想。
        逐渐就不仅是自行车了,他确确实实地感谢上天将他黑发的搭档送到他身边;这个重要的人对他的影响不仅仅是他们自行车水平的提升,好像也在他数学成绩的好转,在回别人短信时不只是用惊叹号让人揣测含义(虽然他仍然喜欢在和最信赖的搭档交流时暗中享受这种默契带来的快感),在自己书架上多出来的运动漫画,在有人帮他带来喜欢乐队的CD上都有了体现。
        “IH也参加了,二年级也都很可靠,是可以放心托付的人选;就是一年级那个橘子头小鬼还不让人省心…虽然没有拿下绿色号码牌但是也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等比赛结束之后再参加一些地区的小比赛就要准备高考…”渐渐脑子里充满了这些东西,但又感觉有什么事还没有完成,是为什么呢。
青八木一睁开了眼睛。

二.     

  “team2人可以回到一起了,真轻松啊。”缔造奇迹的男孩在摔车之前最后想到的,不是“将总北的胜利带回来吧!”也不是“我征服了这盛大比赛的最高山顶。”而是期待着和自己沉默搭档少见分离后的再一次会面。    手嶋纯太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很多人都这样认为,而他自己知道这个看法还是因为他的搭档。那个有海蓝色眼睛和成熟稻穗一样灿烂的金黄色头发的男孩。

    他甚少在意别人的评价,但惟独想知道阿一究竟是怎么想的。阿一这个名字,他在心里叫了无数遍,但开口时却又变成了生疏的“青八木”。他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是否为此而感到失望,只是为自己的胆怯和多虑而自责——他鲜少有读不懂他金发搭档的时候,即使是一个惊叹号或是细微的动作,不仅是因为他总是观察那个叫做青八木一的孩子,更像是天生的能力。


    他知道青八木直率,所以“纯太”这样的称呼,或是承认自己的败北,都顺利得像没有经过考虑。他也知道青八木心思细腻得不成样子,不仅是因为遥遥领先的文科成绩,也不仅是因为他的画,更多的好像沉寂在一 直以来的相处中了。


    他很享受自行车,这份享受让他在山神战时停下来等待那个被山爱着的孩子然后用自己的美学将山神之号送出;让他带领着一群才能漫溢的孩子踏向连霸的荣光之路;让他吞下二年级合宿时的雨水和两人的泪水;让他继续驱使着腿踩下踏板去。


    他其实不清楚冲线时究竟是否比旁边的车轮更快一些,也不清楚自己的发小对这场胜负有什么感想,但本能让他张开双臂,仰望天空。他是胜者,哪怕只此一次,也可以看到和他搭档眼睛一般澄澈的,海蓝色的天空。这是他第一次在比赛中获得“一”这样的名次。他征服了这座山,在这高中联赛最后一天的山顶上。他打败了那个王者箱根的ace,那个他高的不像样的发小,那个他的敌人,获得了胜利。


    “第一”可是很和你相称的啊。他听到自己cannondale的车架和地面碰撞的声音,飞轮中棘轮划过棘齿的“令人兴奋不已的哒哒声”还有沉闷的好像是自己的身体和草坪接触的响声。 


    手嶋纯太闭上了眼睛。

三.
    他们好像都仍然在梦中,却不约而同的设想起之后的事情来。每一个高三的学生都会有这样的冲突,对于社团活动优秀而学习同样称得上优秀的他们来说更是这样,一想到三年来的冲突就即将在这接下来的几小时内决出成果,身体就不住地感到战栗。究竟是荣誉满身的二连霸,还是“偶然窃取王者胜果”的普通一流队伍已经不受他们的控制,而要看他们可靠的后辈们了。这样被动的感觉意外的并不坏。


    手嶋忍不住想象接下来的日子,在IH结束之后的作为高三学生的事情。他的成绩虽然还可以,但是也确实没有优秀到连东大之类顶尖的学校都能有把握地填上报考意愿的地步,可是他安静的搭档则显得稳的多,除了自行车之外在于绘画的天分加上优秀的文科成绩,去宫城报读顶尖的艺术类院校好像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在大学应该会学理工科类的东西吧,是留在千叶还是去别的地方呢…隐隐约约感受到头顶的灯光,手嶋这样想着,所以同一个大学基本没有可能啊,毕业出路之类的也太残酷了一点吧。明明只是三年不到的相处,自行车以外的叫做青八木一的因子却也切切实实地渗透进手嶋纯太的生活里,谁能判定在这一点一丝的相处在因为距离而消失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否也会逐渐拉远呢?这样亲密的朋友的位置,是否也有人会代替了他呢?以统筹谋略著称的手嶋纯太同学,认为这样的问题是无解的。


    他有些害怕思考高中联赛之后的事情了,甚至暗暗害怕起和青八木的重逢来。“这可比承认自己的弱小更让人难以接受啊。”
    但他不知道的是,同样躺在这个大地上的青八木一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他虽然数学不好,但意外还挺擅长思考人生的。他打一开始就知道,在这漫长又短暂的三年之后,离别是必定到来的。但这样的问题在二年级合宿的雨中,在ih开始前,在平时的训练时,原本坚定的“用手机联系也是一样的”答案也渐渐动摇起来。
    他是相当感性的人,可能和他平时表现出来沉默的样子有些相悖,但确实如此。之后大家都要去往何处呢,会觉得疲倦吗,自己又会怎么样呢?他的期冀与隐隐的胆怯,又有谁能够收进眼底呢?只可能是他吧,那个在看到第八种情况,那小小的希望被点燃时露出喜悦又震讶表情的他。


    自行车可真累啊,自行车可真好啊,自行车给我带来了这么多东西呀。渐渐地,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了。

四.
    他们在医务室相遇了。比起青八木的伤,手嶋只是因为疲劳过度的摔车显得并不是那么严重,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睁开了眼睛。他对上一对海蓝色的眼眸。“海水的颜色,其实是被轻挠的天空的颜色*”,他这样文科平凡的人却在这种时候能够想到这种句子,也算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这和他拿下山岳赏时的天空的颜色一模一样,是胜利的颜色。你的眼睛是胜利的颜色啊。你的名字是第一的一,你的眼眸也书写出胜利。


    青八木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恭喜”,“你受伤了吗”“战况如何”之类的话通通都说不出口,于是他干脆就不说话了,像初升入高中时一样沉默下来。他和纯太对视,他看到他的队长微笑起来。他很想说些“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人”这类发自他内心的话,却从手嶋漆黑的眼睛里看到了窗外火烧云的倒影。这衬得手嶋像处在云端。他非常想把这一刻画下来,即使这代表着赛道上的结果即将揭晓,他们三年的最后即将被画定句号。他笑着流下眼泪来。


    手嶋有些吓到了,看到自己的搭档一言不发地哭了,慌乱压过了他原本想开口说的一些话。“青八木,”他的声音相当沙哑,但和浑身上下散架了一般的零件相比,又显得不算什么,“不,阿一,”他在这样只有他们的狭小空间中迅速换了称呼,“你怎么哭了,别哭啊,我可是拿下了山岳奖啊,打败了那个苇木场,”他想坐起来给自己的搭档擦擦眼泪,然后失败了,仰面躺回床上,“这可是team2人的胜利,必胜手套功不可没啊,光是想着这些就冲过线了。”他停顿着,旁边的病床上还是没有什么声音,他又继续说,“胜利的天空真的好蓝啊,和你的眼睛一样的颜色,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第一的感觉,但高兴的心情和之前送你冲向终点是一样的,如果这次也可以送你去争夺…”“纯太,”隔壁金发的男孩开口了,“山岳赏,恭喜。”话语被打断的手嶋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随后又笑了,“啊,是啊。”他眯起了眼睛。


    身体都非常累,但是神经却很轻松,虽然担心着自己队伍里剩下的几个小鬼,担心着箱学的反击,担心着京都伏见的计策,担心着这些不久之前还被列为“目前人生头等大问题”的事情,但是却意外地不紧张了,有些置身事外的轻松感。手嶋笑了,“阿一,我们这样的队长和副队长还真是不称职啊,竟然把剩下的一切都托付给后辈们。”“这样已经足够了,他们已经成长成了不起的人了,纯太。”金发的男孩回答着,望向窗外,金色的夕阳,是胜利的黄色。“哈哈哈,那等IH结束之后找个可靠的小鬼就把总北队托付出去吧,我们也好安心准备高考。”卷发的队长笑着,看向自己的搭档。“别想着偷懒啊,好歹也得等到他们准备升高三的时候,之前还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地区赛要我们来组织呢,”青八木随口答着,说的话比他这一天之前加起来的还要多,“还有team2人究竟要怎么办呢,纯太也好好想想吧,居然还有这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一上来就是这么沉重的话题,阿一好无情啊,”黑发的男孩作出伤心的表情,却微笑起来回答,“team2人当然永远不会解散啦,你也不会觉得读了不同的大学就会疏远的吧,考虑一下平凡HP的感受吧。”


    他们曾经牵着手一起在自主练习之后回家,那时是满天星斗;如今那样的日子还历历在目,但他们同时也都成长了许多。手嶋看着青八木及肩的金发,想到很多曾经的事情,想着青八木的成长和自己的成长,觉得惆怅又快乐。“我们可是永远的team2人啊。”

五.
    “嗯。”他听到自己平时寡言的搭档这样回答。日光突然非常灿烂,像是太阳在落下前最后的挣扎。传来了一阵欢呼声。“看来结果出来了啊。”手嶋叹了一口气,又露出微笑,开始套自己努力了两年才得到的正选队服,黄色相当鲜艳又明媚。自己背后的五号和青八木队服背后的四号光是看着就显示出无限的荣耀来。他的搭档也缓缓地起身,穿上了队服外套,下身则是平常的运动裤。手嶋搀扶着他,坐上了之前准备好的轮椅,向终点走去。


    不论结果如何,他们都打算在颁奖仪式之后,交换一个带着温暖拥抱和泪水的吻,这是一次郑重的朝圣。
    他们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夏天结束了,在一片金黄和几乎溺死人的炙热情感中。但他们还将会度过很多很多个拥有对方的夏天。


*出自笹川美和《きぬぎぬ》,同一张专辑里都是很温柔的了不起的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是我第一篇同人,抑制不住想献给最爱的t2…标题根本就是想不出来在瞎扯…有很多粗糙的地方,陆陆续续写了挺久的,写的时候很爽但是写完再看就是“这啥”“我在干什么”的状态…一共四千四百字左右,把自己吓了一跳,一开始没有料到可以扯这么多…努力尝试着把对t2的感动想写出来然而好像失败了…!
最终还是祝阅读愉快,继续磕快乐单车!祝他们幸福…!> <